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020-38784271

案例分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案例分析

深圳市特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与招商银行深圳上步支行
时间:2014-04-22
 吴雪元 广东德法理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这是我国第一例“押汇”案的判决。
   招商银行深圳上步支行(简称上步支行)上诉中国深圳对外贸易(集团)公司(简称外贸集团)、深圳外贸信大贸易公司(简称信大公司)、深圳市特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特丰公司)融资纠纷一案,原告上步支行于1995年5月向福田区法院起诉,特丰公司提出管辖异议,福田区法院裁定移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1997年10月30日作出(1995)深中法经一初字第520号民事判决书,上步支行1997年11月19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1998年7月26日作出(1998)粤法经二上字第4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宗因法律不甚完善而历时三年半的押汇案,终于划上了句号。
   案情大致是:1994年3月2日,深渝公司向上步支行递交一份开立信用证协议,特丰公司出具了一份不可撤销担保书,同意为深渝公司开证L/C250万美元之本息提供担保,担保期限自签订之日起至还清信用证申请人所欠的全部L/C款本息和费用时止,如被保证人未偿还到期押汇本息,其短缺款项,担保人保证在收到银行书面通知后14天内代还为偿还。1994年6月28日,深渝公司向上步支行出具了《信托收据》、《贸易融资总抵押书》、《进口押汇申请书》各一份,约定向上步支行申请押汇70万美元,期限3个月,年利率9.25%,押汇品名是2989.32吨螺蚊钢材,将融资项下的货物、货款、物权单据等抵押给上步支行。上步支行的上级总行也在《押汇申请审批书》上批注“同意。上步支行须密切跟踪货物的销售、货款回收情况,最好能够掌握货权凭证,如仓单,以促进申请人能够按时归回押汇款本息”。同年7月6日,上步支行汇出押汇款70万美元,深渝公司亦于同年10月7日、10月25日分两次共计归还押汇款27.6万美元,尚欠押汇款本金42.4万美元及其利息、罚息。上步支行将押汇进口的货物交由深渝公司销售,深渝公司又把部分货物交给特丰公司代销,特丰公司按时将代销货款归还给了深渝公司,但深渝公司只归还上步支行部分货款。上步支行对销售情况完全知晓。在一审过程中,深渝公司1996年12月12日被工商部门注销,法院改令其主管部门信大公司承担民事责任。一审法院判决:一、信大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偿还上步支行42.4万美元及利息罚息;二、驳回上步支行的其它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9468美元,由上步支行担负1893.6美元,信大公司担负7574.4美元。上步支行不服,上诉要求判令特丰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我于1998年3月27日接受特丰公司委托,作为二审诉讼代理人,特丰公司希望二审能维持原判,该公司免责。
   为此,我做了三个部分的工作:一是以代理词完整阐述上步支行与深渝公司抵押关系成立,特丰公司对上步支行放弃抵押权的部分免除保证责任;二是向法院专题解释对《不可撤销担保书》中有关“担保人自愿放弃抗辩权”与《民事诉讼法》中赋予被告人的答辩权和答辩义务的理解;三是向法院专题解释“押汇”一词在既无法律、法规和规章界定、又无教科书解释的情况下如何理解和处理。因而,我共向二审法院提供3份书面意见。这些意见均被二审法院采纳。其中,为了搞准“押汇”的概念和特征,我专程拜访中国银行广东省分行国际贸易结算处有关权威人士,还征求过有关法学专家的意见,力争熟悉这一陌生领域。
   二审法院判决书认为:“根据我国现行法律对‘押汇’的解释,押汇行为实质是一种以货物抵押为特征的融资方式,……双方就70万美金的押汇款项已构成了抵押关系。由于上步支行掌握抵押物后,又放给深渝公司处理,未尽到监管义务,致使失去对抵押物的控制,责任在于上步支行本身,应视为上步支行放弃了物的担保。特丰公司在上步支行放弃抵押权的范围内不再承担保证责任。……上步支行上诉认为其与深渝公司不存在抵押关系,特丰公司仍应承担担保责任之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最后,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9468美元由上步支行负担。”
 该案(在珠三角地区)案值虽小,争议金额才42万美元本息,折合人民币也不足400万元,但作为法院判决的第一例押汇典型案件,其影响远远超出案件本身。我在结案后写的案例报告《押汇——陌生而现实的课题》,刊登于1998年11月16日《深圳法制报》和1999年11月3日《中国律师报》,许多律师同行、银行负责人、外贸人员均向责任编辑或我本人索要相关资料,研究对策和相关案例,因而颇受有关方面重视,对今后类似案件的判决亦有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