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020-38784271

案例分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案例分析

香港积高贸易公司被香港百全发展有限公司诉合作经营合
时间:2014-04-22
 1995年11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香港百全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百全公司)诉香港积高贸易公司(简称积高公司)、深圳市鹏基物业发展公司损害赔偿纠纷一案。百全公司在诉状中要求积高公司赔偿其深圳君悦酒楼场地使用费人民币690万元、装修补偿费300万元、重新开业各种费用100万元、停业损失3000万元,合计人民币4090万元,鹏基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百全公司在诉状中阐述的索赔理由是:百全公司于1992年4月18日与深圳市食品总公司签订了一份《深圳君悦酒楼有限公司合同书》,约定由深圳市食品总公司提供位于深圳市东门南路的食品大厦第二、三层约4000平方米的场地,供百全公司开办君悦酒楼,设立深圳君悦酒楼有限公司负责君悦酒楼的投资和经营管理,场地使用费每月23万元。百全公司对君悦酒楼投入港币22852927元、人民币69433416元,办妥一切手续,于1993年3月开始试营业。当时,积高公司在食品大厦承包经营凯悦大酒店,为了统一酒店、酒楼的统一经营,积高公司向百全公司董事长魏美娥的投资代理人魏援台提出收购其君悦酒楼的50%股权,鉴于百全公司董事长魏美娥与董事总经理叶学信在君悦酒楼各占50%的股权,1993年5月,叶学信、魏美娥之弟魏援台以百全公司名义与积高公司鉴订了君悦酒楼股权转让协议,并到深圳市工商局办理了变更登记手续,百全公司收到积高公司3863万多元股权转让款后,于1993年6月将君悦酒楼移交给积高公司,积高公司则邀鹏基公司参与共同经营。
   这里必须讲一个百全公司诉状中遗漏的插曲,那就是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1995年5月9日作出的(1994)粤法经二上字第48号民事判决书。在这份长达31页的终审判决书“本院认为”部分,对鹏基公司诉被告积高公司、第三人魏援台、叶学信、百全公司合资经营合同纠纷一案的判词写道:“本案君悦酒楼是食品公司与百全公司共同成立的中港合作经营企业,只有食品公司和百全公司才有权处分各自处在君悦酒楼所拥有的股权。……魏援台、叶学信各自分别以百全公司名义与积高公司签订的协议违反了《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的有关规定以及上述合作合同的约定。因此,魏援台、叶学信分别与积高公司签订的有关君悦酒楼股权转让的合同、协议均为无效。对此,魏援台、叶学信、积高公司均有责任。魏援台首先擅自转让、并私自到工商部门办理变更董事登记,故魏援台应相对叶学信承担较多责任。”“而对于君悦酒楼,积高公司只是收购君悦酒楼港方股权,而不是全部股权,且该收购行为因不合法而无效,因而积高公司依法无权将该酒楼作为合资项目与鹏基公司合资经营”。据此,终审判决:积高公司向鹏基公司返还投资款人民币15468500元及其利息,积高公司向百全公司返还其所接收的君悦酒楼,君悦酒楼由百全公司经营管理;魏援台及其所代表的百全公司股东陈平向积高公司返还购股款、赔偿款人民币29333051元及利息,叶学信及其所代表的百全公司股东梁中、陈素兰向积高公司返还购股款、赔偿款人民币930万元及其利息;君悦酒楼损失共计人民币4040780.27元、港币525802.19元,由鹏基公司承担60%,积高公司承担20%,魏援台承担15%,叶学信承担5%。按照生效的终审判决,积高公司应得到百全公司有关股东退赔偿款3760多万元及其1993年6月起计算的3年利息。
   百全公司诉状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遗漏了君悦酒楼场地使用费、装修补偿费、重新开业费、停业损失为由,向积高公司索赔4090元,很明显“醉翁之意”在于抵销按终审判决应付积高公司的3760万元退赔款及其3年利息。
   我于1996年3月接受积高公司委托,代理应诉,为积高公司写了答辩状和代理词,主要观点就是百全公司重复起诉,索赔无理,应驳回起诉。1996年3月28日,我又代理积高公司参加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庭审活动,对百全公司的无理起诉逐条进行了反驳。在随后长达两年的时间中,百全公司未向法院提交在香港的商业登记注册证明、董事会决定起诉的决议文件、以及合法的授权委托书,法院按诉状载明的地址无法找到百全公司。法院公告送达开庭传票,百全公司又拒不到庭。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遂于1998年6月30日作出(1996)深中法经二初字第00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本案按撤诉处理。本案受理费人民币214510元,由原告香港百全发展有限公司负担”。
   该案历经2年又3个月的诉讼,最终以我代理的被告积高公司胜诉告终,积高公司从而避免了4090多万元的损失。
                     吴雪元